文/黃庭頎、謝博霖 「它它巸巸」可說是一句歷史悠久、淵遠流長的吉祥話,無論是西周還是東周都非常愛用。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也產生過不同的面貌。早在西周時期,青銅器銘文就曾經出現「它它受茲永命,無疆純佑」和「阤阤降余多福」的用法,這裡的「它它」和「阤阤」都表示經常、永遠的意思,就是祭祀者希望過世的祖先或神明,可以經常保佑他擁有很多的福氣。 完整文章
羊年到,說點跟羊有關的文字學。 羊在商朝就是重要的祭祀犧牲,三大祭祀動物,牛、羊、豬,羊是第二隆重的,但三個字裡面只有羊字會產生喜慶吉祥的衍生義。《說文解字》上說,「羊,祥也。从 ,象頭角足尾之形。」 羊等於祥,這種用法在甲骨文時代就已出現,如「惟日羊有大雨(合集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在書市越趨黯淡的歹年冬,有一本以台灣公路為主題的《逐路台灣:你所不知道的公路傳奇》,無論題材、包裝與銷售成績都特別亮眼。提到「公路主題書」作者,大部份的人腦中必然會浮現一枚標準的交通宅迷,肯定沒人想得到眼前這個一身素淨黑灰,書生模樣,剛從課堂裡走出來的年輕助理教授,居然就是這位擁有滿肚子交通、建築、藝術、文學冷知識的《逐路台灣》作者——余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