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讀書?因為愛,還是恨?

文/夏爾‧丹齊格(Charles Dantzig) 譯/閻雪梅 只因愛而讀書 歸根結底,假如我們博覽群書,我們定是因為喜愛才那麼做。我們由喜歡人物開始;接下來是喜歡作者;最後則是喜歡文學。文學這位女王正是我們的永恆追求,我們伸長脖子、張著貪婪的嘴,朝著那個純淨而炫目的新鮮感匍匐前行,我們曾在早期閱讀…

秘密讀著

文/怪熊 《秘密讀者》九月號的專題是輕小說,據說出刊後旋即引發台灣輕小說創作者與相關出版社編輯撻伐,怪熊小編表示不意外。就在同一期,書評〈肚臍的秘密〉以實作嗆徵稿規則有漏洞,匿名機制有其窒礙,而精采的還在後面,作者表面說大馬文學「太沒有距離,兼之文學技術難以負荷社會現實」,其實也在提醒《秘密讀者》的…

【現場影音】在這一天,他們拋開匿名,親自告訴你《秘密讀者》搞什麼?

《秘密讀者》一週年了,無論你之前是否看過這本雜誌,它都已用自己的步調創造了一個新的文學評論空間,有趣的是這本雜誌身,也成了被討論的話題之一,究竟《秘密讀者》的目標是什麼?他們一年內又完成了哪些事?匿名是否真的有其必要?且聽他們自己娓娓道來。 《秘密讀者》是什麼?創刊編委朱宥勳現身說法 《秘密讀者》是…

一個學生和他老師的老師──朱宥勳與王文興

賀淑瑋(清華大學台灣文學所兼任助理教授) 教書三十年,我碰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朱宥勳是極其特殊的一位。他的標準上課配備:筆記型電腦,打開,上線。我在台上口沫橫飛,他在台下搭搭搭搭,跟全世界來往,應答得不亦樂乎。假裝不在意,並且壓制走過去看他在搞什麼鬼的欲望,變成我那一年上課的常備心態。但我當然不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