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極致的愛在受苦(虐)中完成——蔣亞妮談谷崎潤一郎的《痴人之愛》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大正浪漫」、「大正摩登」這兩個詞,是日本近代極力實踐脫亞入歐、崇尚西化行動巔峰時期的最佳詮釋。然而這個時候,卻是有「大谷崎」之稱的唯美主義文豪谷崎潤一郎,以早期代表作《痴人之愛》宣告回歸日本傳統美學的起點。 這部讀日本文學的人無法忽略,探討男女之愛的劃…

討論日本美學前,先讀首松尾芭蕉作品吧

文/大西克禮(Yoshinori Ohnishi);譯/王向遠 寂與幽玄的美學概念長久以來被引用,其中,「幽玄」不僅多義、用法微妙,在許多情況下,它與「寂」的區別也很難區分。在《俳諧十二夜話》的俳論書中,對於芭蕉等人的俳句的評論中經常會出現「幽玄」一詞。在《俳諧的寂入門》(加舎白雄著),作者對俳句的…

唯美至上的平安朝

文/大西克禮(Yoshinori Ohnishi);譯/王向遠 與其說平安朝當時的文學、音樂、舞蹈、繪畫、雕刻等藝術形式透過藝術家之手取得了偉大的發展成就,不如說各種藝術形式都滲透滋潤了當時貴族的日常生活,成了美化生活的手段。 「哀」能夠成為一種特殊的美的範疇,主要是有什麼樣的歷史背景基礎呢?這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