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雪 你說你目前戀愛的對象有過一段長達十年的戀情,分手後他們仍是工作夥伴、生活上的朋友,他們依然掛記對方,他們擁有的回憶甚至發展出「默契密語」,突然在對話裡出現你根本聽不懂,你們才開始一年多的戀情總像是活在龐大的陰影裡。 「我永遠也無法追上他們,他們已經有十年的基礎了。」 「或許他最愛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們到達不了那樣的深度。要怎麼去跟一段充滿了遺憾的戀情相比?」你悲傷地說。 完整文章
文/張之維、湯子慧 自1995年陳雪出版第一本小說《惡女書》,奠立了她在台灣同志文學的一席地位。逾20年的寫作,也逾20年情感上的碰碰撞撞,與早餐人一度分合,終於在6月3日完成了同性伴侶註記。而她的作品卻已然從同志文學跨度到另一個領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