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陳雪

你說你目前戀愛的對象有過一段長達十年的戀情,分手後他們仍是工作夥伴、生活上的朋友,他們依然掛記對方,他們擁有的回憶甚至發展出「默契密語」,突然在對話裡出現你根本聽不懂,你們才開始一年多的戀情總像是活在龐大的陰影裡。

「我永遠也無法追上他們,他們已經有十年的基礎了。」

「或許他最愛的人根本不是我。我們到達不了那樣的深度。要怎麼去跟一段充滿了遺憾的戀情相比?」你悲傷地說。

前女友的效應,有時質問我們的,是對愛情根本的信仰。

怎樣才是愛情?他(或我)還有能力那樣刻骨銘心地再愛一次嗎?會不會最好的愛已經在別人身上發生過了?是不是快樂的現在比不上痛苦的過往?(痛苦總是比較深刻?失去的比較珍貴?)

為什麼前女友總是我們的陰影?

六年前與阿早重逢之初,我也剛從一段近三年的戀情裡退出,我與阿早愛得火熱,卻經歷了很長時間的「前女友效應」,我們與各自的前女友都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問題」,幾乎花了兩年時間才處理得宜。

我們戀愛的最初期,生活裡隨時有炸彈,在我這邊,雖然已與前女友分手,卻還殘存許多傷害未清,是那種兩人心裡都還因著埋怨、苦楚、不捨、憤怒、悲傷等情緒反覆糾纏,只要電話聯絡,三句話就會引發爭執,起初,我總是想著「不在一起也可以做朋友」、「我還會是你的親人」,希望可以「變換形式」地關心著彼此,然而那些以善意出發的念頭,卻被尚未處理完畢的傷害扭曲,變成傷害的延續,我以為自己已經「諒解」,卻是只要一聽他有所抱怨就會大動肝火(外遇的是你為什麼總是怪我),生氣過後又是內疚不已(但他好像比我更痛苦),感情的是非對錯已經難以辨別(究竟是我的冷漠導致他另尋安慰,或者是無論我怎麼做愛情來了我也阻擋不了?)但內心深處的不滿與痛苦無法因為「理性」裡好聚好散的願望而消除,終於有一天我不再接聽他的電話,不再回信或訊息,就單邊把關係徹底切斷。

事後我才能冷靜地想,在那斷續來往的時光裡,我還有所依賴,因為與阿早尚未同居,對他信賴不夠,某些時刻的我,還活在過去三年與前女友的生活習慣裡,習慣總是令人安心,心裡缺乏安全感的時候,即使是壞習慣也想抓住不放。

平心而論,無論誰錯誰對,外遇是關係的病徵,我們卻只看見它的罪狀。即使我與前女友並未對彼此有恨意,然而在過程裡彼此帶來的傷害,卻非一夕可以消除,我在那段時間裡深刻感受到自己過往二十年的戀愛經驗,並沒有教會我「安全感」該從自己心裡生出,而「依賴」是關係的最大殺手,因為害怕寂寞,恐懼孤獨,我總是在一段關係尚未完全處理完畢的時候,又開始了新的關係。

很多人都這樣不是嗎?要結束一段難以結束的關係,用外遇;要忘掉一個想要的人,靠新的戀愛。前女友的誕生,不是背叛、就是被背叛,不是傷害,就是被傷害,不是自願,就是被迫。所以才會陰魂不散,才會效應迴盪,因為我們無法僅靠著「改變關係」就讓情緒、感情、自尊、自信復原。

但,那總是自己的事,即使一開始像是兩個人可以憑藉著愛情化身的友誼互相擔待,然而,那需要時間、空間,需要更多因為時空拉長拉遠而造成的「冷卻」,讓自己有機會獨自去想,去消化,甚至遺忘。

起初我覺得自己很殘忍,但很快地,我才發現不聯絡意味著放鬆,我終於不再緊繃著神經,曾經發生的傷害也不再使我作噩夢,我不再介意過去,而能夠看到現在,我逐漸有能力開始「真實」地跟阿早相處,我知道有些事情還沒過去,有些舊傷還未痊癒,但對於能力無法負擔的事,必須做出停損,看似我無情,長遠來看,卻是對我與前女友都好,我們不再鬼打牆似地相互攻擊、抱怨、發怒、懊悔,我們彼此的「現任」也得以脫離前任的陰影,進入正式的關係。

放手,扮演黑臉,做那個無情的人,未必是因為不愛,或者恨。以善意開始的行為某些時刻必須做出看似無情的舉動,只因為這樣可以停止繼續傷害。

至今,我與前女友尚未恢復聯繫,但我深知「這樣也好」,倘若那其中包含著祝福、諒解,或者原宥,也得經過時間驗證,不急於一時一刻。我慶幸自己當初劃下那一刀,看似一刀兩斷,卻是因此彼此才找到生路。

而在阿早那邊,我也扮演過嫉妒、擔憂他的「前女友」、那個焦慮的現任。

第一年相處我們還很生疏,多年的分離使兩人都有劇烈的改變,濃烈的愛無法立即帶來熟悉感,我也惶惑於「現實生活裡我們真的相愛嗎?」「我們能夠相處嗎?」他與前女友看起來志同道合,而我卻是對料理、烘焙全無概念,生活潦草、用度寒酸,稱不上有任何品味的人,我習慣於這樣的生活,但在阿早身邊,我自慚形穢,確實啊,愛情會使你看見自己的缺點、弱點,會使你陷入一種「我夠好嗎?」「他愛上的是真正的我嗎?」「會不會搓破幻象之後愛情就消失了?」等等的不安。

這些不安都是自己的事。自己的心態只有靠自己理解、認清、分辨、調整,我想最可怕的心結,首先就是「比較」,不要去比較他對前女友如何如何,他們以前如何如何,甚至不要用他曾為他多麼痛苦來衡量他是否更愛他,「比較」會摧毀現在的關係,「比較」時常是因為不安而起的,想透過比較來使自己安心,或者使對方「關注」我,然而,這些比較不但喚起往事、也喚起了傷害。這些比較於現在無補,對你們的關係沒好處,甚至反而帶來彼此的猜疑。做為現任的雙方,都不要落入「比較」的陷阱。

過去已經過去了。我們甚至也都不是「當時」的我們,發生在每一對情侶或伴侶身上的故事,不可能原封不動搬移到另外不同的兩個人身上,今非昔比並不是現在比較不好的意思。我們都是通過過往的經驗來到現在,要取消那些經驗何其殘忍,更何況要人忘記的是過往的美好。

現在正牽著他的手的,不是我嗎?這才是最重要的現狀。過去如何,他心中到底怎麼想?還愛著對方?還惦記過往?那些變成親情或友誼的愛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與前任分手都是一刀兩斷、不再聯繫,你卻可以細水長流、仿若知己?那我也可以嗎?

我想,每個人有他的處境,他理解事物、對待過去的方式,我們能要求的,也只有自己不迷亂,自己能夠找到一種讓前女友效應降低傷害的方式,而我們的對象要怎麼做,真的只有他可以決定。

倘若前女友還虎視眈眈,還糾纏不清,還餘情未了,甚至一再表達復合心願呢?過去的經驗告訴我,那都不是前女友可以決定的,真正的關鍵,還是在兩人的相處,決定權在「現任」的我們,我們是怎樣地相愛?是否相知?是否逐漸跳開惡習的循環,進入一種更好的關係,我們如何從過往經驗學習,讓那些記憶不再只是擾人的打攪,讓那曾經愛過的人,可以是生命裡真實的「年輪」,不是必須斬除的「噩夢」。

十年的關係怎麼比擬?不用比擬,只要日日繼續,累積著屬於你們的記憶就好。前女友是年輪的一部分,無論他們多麼不捨,還有多少現實的糾葛,那已經是生長過了的記號,即使有一天他們決定復合,那也算是一個「新的對象」,愛情總是無常,新對象、舊對象,會離開想離開的,就讓他走。

我們只能守護著屬於我們的現在,讓已經充滿變數的未來,減少一些沒必要的干擾,比如自尊心作祟、不安感發作,比如不要再反覆地要他承認、宣布,或扭曲過去的記憶,不要他否認他愛過他,也不要否認他曾經被愛過,那不是很傷心嗎?站在愛的角度,過去未來,我們都不希望自己愛的人受傷,心疼他的遭遇,但不是要火上加油、落井下石。過去的價值,讓他自己決定。

停止舊女友效應的方式,是認知自己的重要,肯定現在的意義,不然,何不求去呢?如果是一段值得珍惜的關係,無論有多少沉疴、舊疾,同心協力,還是有機會走出兩人的未來,慢慢的積累,時間會為你們帶來熟悉、親密,因著日常的互動,你們會真的變成親密的伴侶,歷經過許多傷害與痛苦的人更懂得平凡的得來不易。

快樂的現在是比痛苦的過去重要的,只是處在現在的人們並不理解,因為愛的前提,我寧可好好去愛,也不願使他痛苦而對我難以忘懷。

關於前女友效應,我還可以再寫三千字,然而,真正可以克服前女友效應的,只有「美好充實的現在」,當你介意前女友的時刻,不妨想著,那些過往是要提醒我們,慎重選擇,珍惜此刻,憐取眼前人。

※ 本文摘自 《我們都是千瘡百孔的戀人》,原篇名為〈陰影〉,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