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良 「親愛的朋友,你真的認為有人可以免於自我之路嗎?」 掩卷,如波濤動盪的心緒汪洋,慢慢浮顯一道雛題:肉身有貌,靈魂無形,自我的覺醒之路伊始就注定了是永無盡頭的流浪之旅? 赫曼‧赫塞《流浪者之歌》筆下闡釋的,既是悉達多的前塵,亦是後路。他的旅途如那條潺潺長河的河水,不一樣的歸向,一樣的原地迴轉,可能,直至有限生命的終了也不會尾聲。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wikipedia 文/東年 淡水捷運紅樹林站,以海濱植物水筆仔所屬紅樹科命名;這種海濱植物,本島還有五十科百餘種。初春一天,我開車路過;建了許多高樓大廈那裡路旁乾淨整齊,河岸洋紫荊成排繽紛花開,對面人行道旁臺灣小葉欖仁也在一層層枝幹上漫天新發嫩葉。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