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達陽 〈晨早便出發〉 「S,晨早便出發了,發亮的公路通向不可知的遠方,消失在光的深處。路是不是會一直延伸下去呢?我在陽光裡攤開地圖,找路,但地圖上的是我自己漆黑的身影,細小的路徑在日子與影子間變得模糊。想起昨天夜裡做了夢,夢中我們來到分別的岔路口。妳知道的,我是決不忍先轉身放手的那種人,但當真來到不得不然的路口,我卻深怕妳也不是。」   〈不該刻意告訴妳〉 完整文章
文/林達陽 〈午後〉 直到傳說遠得連字跡都淡了,風才止息 草原收斂起遼闊的樣子 臨走妳還是打翻了高腳杯 沿著陽台磁磚規矩的縫隙,酒沫持續下墜 汩汩染進扉頁間寂寞的霉味 彷彿時光自彼默默蓋下印緘 我停止蠹蝕 日照中踡成一個密實不透光的蛹 在線裝書的頁裡回想古老的寓言 良久良久 然而只記起了一些關於酒館的寧靜 一些激昂的亡命的焚殆的寧靜 一些風一般模糊的背景,和字跡 而妳在字跡之外,停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