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宥勳 我從來沒有見過哪位教授,像楊翠老師那樣,這麼得學生疼的。說學生「疼」老師,聽起來頗為沒大沒小,不過我猜台文所上下屆的學長姊、同學、學弟妹們大概都不會反對;即使連老師本人,大概也只會露出「你們唷~」的表情吧。在我剛進入清大台文所的時候,就常常聽到學長姐談論一位我不認識的「楊翠老師」。這位老師的事蹟,每一個人都琅琅上口,搞得好像她常駐我們所上,只是官方網站忘記寫上去一樣。 完整文章
0. 若不是記者李志德寫下來,我還真不記得2014年3月18日那天稍早,「牛糞博士」朱政騏把自己裝在棺材裡,運到立法院門口絕食抗議,自謂象徵台灣立法權對兩岸協議不聞不問,與停屍間無異。 晚上抗議服貿的晚會還沒完,屍骨未寒的政騏聽聞一陣騷動,有人喊衝立法院,顧不得志業未盡,一個打挺,旋即見證台灣史上首次佔領立法院的抗議行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