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蘭登.山德森 吉姆破門而入,衝進了惡棍巢穴。流氓們都站了起來,吼聲如雷。吉姆飛身而上,怒氣滿滿的拳頭如狂風暴雨。他朝著其中一個流氓揮拳,流氓擋了下來。吉姆又揮了一拳,流氓又擋了下來。他非常憤怒,像砍樹的樵夫一樣,一拳把那個流氓打倒在地。另一個流氓踢了一腳,吉姆格擋住了,回踢回去,那個流氓倒地不起。然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