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二毛 郁達夫文才風流,小說、散文、詩歌樣樣都是妙筆文章,還擅長多種語言,一生遊歷豐富,紅顏知己不斷。他本人最鍾情的,還有美酒和那幾碟可口的下酒菜。 「達夫好酒」是朋友們對郁達夫的一致評價。他自己也頗以醉酒為豪,曾寫詩句:「大醉三千日,微醺又十年」,據朋友記述,醉酒後的郁達夫往往更加文思泉湧,滔滔不絕。 好酒之人自然好吃,沒有好的下酒菜,喝酒也就變得苦悶了。 完整文章
文/二毛 張愛玲文章寫的好早有定論,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的一波波「張熱」是明證,我不想再湊熱鬧。作為一個資深吃貨,我關心的是張愛玲文字間散發的陣陣飯香和一道道可口的小菜。 銷魂的舌之味 與其他作家相比,張愛玲的作品中寫吃的篇幅更多,也更細緻,有時候甚至會詳細的記敘菜的做法。單從這個細節看,我就願意引張才女為吃貨同類,再讀起她的文章,也多了幾分親切。 完整文章
文/二毛 在吃喝這件事上,魯迅是個地道的行家,不但會吃,還會做菜,對許多菜餚都有堪稱「行話」的獨特見解。著名作家蕭軍回憶說,魯迅對北方的麵食和菜品非常喜歡,回到上海後還念念不忘北京的菜品。許廣平甚至曾想為其請一位北方廚師到上海,因為廚師薪水太高,才打消了這個念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