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二毛

郁達夫文才風流,小說、散文、詩歌樣樣都是妙筆文章,還擅長多種語言,一生遊歷豐富,紅顏知己不斷。他本人最鍾情的,還有美酒和那幾碟可口的下酒菜。

「達夫好酒」是朋友們對郁達夫的一致評價。他自己也頗以醉酒為豪,曾寫詩句:「大醉三千日,微醺又十年」,據朋友記述,醉酒後的郁達夫往往更加文思泉湧,滔滔不絕。

好酒之人自然好吃,沒有好的下酒菜,喝酒也就變得苦悶了。

郁達夫生就一副好胃口,他的夫人王映霞曾回憶,「一餐可以吃一斤重的甲魚或一隻童子雞。」

富陽山水 閩江菜

郁達夫生在浙江富陽,富春江裡的河鮮,稻田裡的時蔬,給了郁達夫敏感的味覺和美食基因。他愛吃鱔絲、鱔糊、甲魚燉火腿等地道的本地美食。

富陽山水奠定了郁達夫嗜酒愛吃的習慣,而福建的小吃和大餐則真正把郁達夫送上了美食天堂。

在福州短短三年,郁達夫把他的美食體驗化作傳世美文〈飲食男女在福州〉紀錄了大大小小的美食,如今讀來還讓人咽唾沫,估計當時郁達夫是沾著口水寫完的。

作為一個浙江人為什麼對閩菜如此情有獨鍾?其實作為吃貨,郁達夫愛上閩菜是很自然的。浙江與福建的口味本就有接近的地方,很多食材也相通;而閩菜位列八大菜系,博大精深,有很多獨到的烹飪和頂級菜式。

閩菜本身即以擅做山珍海味著稱,最出名的當然是佛跳牆。以我看來,如果在全國評國菜,佛跳牆肯定是首選之一。閩菜的特點是清鮮,和醇,雍香,不膩,這在佛跳牆中發揮到了極致。佛跳牆選取海鰻、魷魚、蟶子、海參、海蚌等海鮮原料,加上豬肉、香菇、木耳等陸上美味,用煨的做法細緻入味,成人間絕品。

閩菜起源於閩侯(福州菜中心),融合閩西菜、泉州菜、廈門菜,自成體系。郁達夫最喜歡的是福州菜。在〈飲食男女在福州〉中,他記述了肉燕、蚌肉、鴨肉麵、水餃、貼沙魚等小吃。最喜歡的,當然是海味。他寫道:「福州海味,在春三二月間,最流行而最肥美的,要算來自長樂的蚌肉,與海濱一帶多有的蠣房。」

銷魂西施舌

他稱蚌肉是「神品」,並推斷這是否就是《閩小紀》裡所說的西施舌。還舉出一個故事來旁證,有一位海軍當局者,老母病劇,頗思鄉味;遠在千里外,欲得一蚌肉,以解死前一刻的渴慕,部長純孝,就以飛機運蚌肉至都。

面對美食,吃貨郁達夫自然不客氣,大吃特吃,他自己寫道:「我這一回趕上福州,正及蚌肉上市的時候,所以紅燒白煮,吃盡了幾百個蚌,總算也是此生的豪舉,特筆記此,聊志口福。」

實際上,郁達夫吃到的蚌肉並不是西施舌。這也難怪郁達夫,很多人都常把文蛤等蚌類與西施舌弄混。西施舌的最大特徵是「殼長約為殼寬的兩倍」,西施舌的斧足長似人舌,雪白鮮嫩,絕非文蛤類所能比擬。

對於西施舌這種美食,早在宋代就有記載了,宋人胡仔在《苕溪漁隱叢話》:「福州嶺口有蛤屬,號西施乳,極甘脆。」清代周亮工在《閩小紀》中誇:「閩中海錯,西施舌當列為神品。」李漁《閒情偶寄》也說:「海錯之至美,人所豔羨而不得食者,為閩之西施舌。」

西施舌的常見做法是做湯,閩菜中有「炒西施舌」「油條西施舌」「汆湯西施舌」等菜式。

朋友來了有酒肉

郁達夫遊歷很廣,留學日本,回國後在安徽、福建、上海都長居過,還到過山東的青島濟南等地,抗戰後到新加坡,最後遷居蘇門答臘,可謂嘗盡天下美食。

他交友也同樣廣泛,朋友很多,而朋友們在一起又往往少不了吃吃喝喝。比如與柳亞子、魯迅、沈從文等,互相之間的飯局充滿了各自的日記。

郁達夫與魯迅的交往是美食與美酒的精彩碰撞,從一九二三年相識到一九三六年魯迅逝世,十三年中,兩兄弟你來我往,喝了多少酒,吃了多少菜,又在酒桌上喝醉嘔吐了多少回恐怕很難說清,「達夫招飲」的記述也每每見於魯迅日記中。

郁達夫日記中也有細緻的紀錄:「午後打了四圈牌,想睡睡不著,就找魯迅聊天,他送我一瓶紹酒,金黃色,有八九年光景。改天找一個好日子,弄幾盤好菜來喝。」

除了魯迅和郭沫若,郁達夫還常與他的兄弟夥,如樓適夷、王魯彥等喝酒。一次大醉,被巡捕帶回了看守所,郁達夫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牢裡,嚇了一跳,以為自己搞左翼文化運動被揭發。做好了受審的準備。巡捕過來,斥責他深夜醉酒,觸犯了治安條例,把他當做一般的酒鬼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抗日戰爭期間,郁達夫先適新加坡,後來被迫到蘇門答臘,改名趙廉,開了一家趙豫記酒坊,給日本人送酒,當翻譯掩飾身分,從事營救華僑和文化名人的地下活動。因為環境危險,他怕誤事,居然戒了酒。

一九四五年九月,郁達夫被日本憲兵祕密殺害,屍骨至今都沒有找到。消息傳到國內,胡適評價他一生說:「郁達夫生於醇酒美人,死於愛國烈士,可謂終成正果。」

※ 本文摘自《民國吃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