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達陽 〈晨早便出發〉 「S,晨早便出發了,發亮的公路通向不可知的遠方,消失在光的深處。路是不是會一直延伸下去呢?我在陽光裡攤開地圖,找路,但地圖上的是我自己漆黑的身影,細小的路徑在日子與影子間變得模糊。想起昨天夜裡做了夢,夢中我們來到分別的岔路口。妳知道的,我是決不忍先轉身放手的那種人,但當真來到不得不然的路口,我卻深怕妳也不是。」   〈不該刻意告訴妳〉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