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等待生者的想像,生者承諾將為他們抵抗遺忘

文/楊婧琳 每一種愛都喜歡重複,因為它們違抗時間。就像你和我一樣。 ──約翰.伯格 宸君: 二○一七年四月那一天演出前十分鐘,珊珊捎來了你二○一五年寫給我而始終未能寄出的明信片,我不敢看,怕演出會受影響。大幕準備拉開時,突然有人悄聲對著臺上的我們說:「這是最後一場了,你們要盡全力,把這場戲好好送走。…

執意留在末世凍原的老人,遇見同被世界遺忘的稚嫩靈魂

文/鍾文音 即使到世界盡頭孤獨都將如影隨形的人生。 因為孤獨是人性的一部分,因而孤獨者在一無所有的凍原裡發現另一個孤獨者時,也會覺得日子就這樣過下去吧。 「就算只剩殘破軀殼也能活下去的方法。」《永夜漂流》是一本徹底明白這種孤獨且能以這種孤獨走到天涯海角、存活在世界盡頭的古老物種,這種物種已經把生命和…

讀《慢情書》:我們都曾深愛過,但我們也都只是過客

文/林達陽 〈晨早便出發〉 「S,晨早便出發了,發亮的公路通向不可知的遠方,消失在光的深處。路是不是會一直延伸下去呢?我在陽光裡攤開地圖,找路,但地圖上的是我自己漆黑的身影,細小的路徑在日子與影子間變得模糊。想起昨天夜裡做了夢,夢中我們來到分別的岔路口。妳知道的,我是決不忍先轉身放手的那種人,但當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