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覺語言足以動搖國本,中世紀歐洲各國力倡人民講母語

文/伊恩.莫蒂默;譯/胡訢諄 在本書脈絡下,本土語言的重要性並非其在語言學上的內在改變,而是他們的使用情況,換句話說,是他們的外在歷史。歐洲各式各樣的本土語言,在十四世紀初期都堪稱古老了。古典法文現存最早的資料始於九世紀;盎格魯.撒克遜文則來自七世紀;斯拉夫文來自十世紀後期;挪威和冰島文來自十世紀後…

法語曾穩坐國際語言霸主地位,戰敗後,英語伺機而動

文/羅伯特.圖姆斯、伊莎貝爾.圖姆斯;譯/馮奕達 七年戰爭期間,似乎能算是英語開始成為第一種世界語言的時間點,雖然法語在歐洲仍占據主導地位。伏爾泰沒有說錯:莎士比亞的語言並不優越於拉辛的語言。但語言的傳播不是憑藉文學、甚或是時尚,而是靠權力與金錢。 法語甫在十八世紀初確立其作為外交語言的地位。《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