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查.史提芬斯 很久以前,我在櫥櫃的深處找到一本威廉.薩克雷(William Thackeray)的《浮華世界》(Vanity Fair)。書中多處都出現了 d 開頭的一詞(天殺的)。我相當訝異,因為此版本的書籍於一九○○年出版時,damn(天殺的)是不能印在書裡的詞。雖然這髒話在現代相當常見又沒什麼殺傷力,但在當時可說是粗魯無比! 完整文章
文/謝明玲 艾瑪華森,聯合國婦女署全球親善大使、英國演員 她不只是《哈利波特》中的小妙麗、或是時尚精品的模特兒, 三年前,年僅二十四歲的她站上聯合國講台呼籲:性別平等需要男女一同努力。 《天下》問她如何面對恐懼?她說:接受它,別讓它阻止你說想說的話。 當明亮天光逐漸轉為深藍,上海浦東華特迪士尼大劇院外,路燈盞盞亮起,粉絲的心也跟著高漲雀躍。 完整文章
文/漫遊者編輯室 巴黎的拉謝茲神父公墓裡,許多舉世聞名的文學家、音樂家、哲學家長眠於此,走到深處會見到一座飛翔的亞述天使雕塑,渾身布滿唇印,那正是異鄉人王爾德長眠之處。這位才華橫溢的作家即使在百年之後,仍然吸引了無數愛慕者到他墳前祭奠。 一八五四年,奧斯卡‧王爾德(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