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論文改寫成書,除了拿掉學術語言,我大概在架構就卡關了兩、三年吧,」敲定架構後,謝嘉心印出論文全文,將各段標示號碼、手工剪下、黏貼紙片拼湊,依全書架構替論文各片段找到最適合的位置,重新梳理出如今《我的黑手父親》一書。「很神奇吧,不是電子檔排版,是自己手工剪貼的喔!」謝嘉心笑稱如此手作的方式,或許正受父親職業的潛移默化。 完整文章
文/楊路得 當春雷響徹雲霄,嘩啦嘩啦大動作的下了一場急雨,我在沉睡中被淅瀝淅瀝、叮叮咚咚的雨聲喚醒。 冬盡春來。凌晨四點,溫度仍低,我感到一陣凍冰襲進胸口,拉緊棉被,翻過身。暖流,像個搖床,再次哄我入睡。 完整文章
text‧photo/Cindy Lee 新濱老街廓在時空的交叉點上停留,曾經是高雄最現代化的商業區,現在是哈瑪星最日本味的角落。新濱町不只是歷史記憶,也是居民的生活日常、高雄人的共享文化空間、旅人到訪的原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