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承煥;譯/楊琬茹 有間我一年會去主講兩次就業特別講座的大學,演講對象是畢業班級的四百多名學生。但儘管我已經去了超過六年了,也從來沒有見過學校的負責人。直到第七年,就業組的組長終於來了,當時是組長先開口的。 「您是講師對吧?」 「是的,幸會幸會,我是金承煥。」 「今天 KBS 新聞小組說要來拍攝,您就輕鬆講課就行了。」 那瞬間我感到很驚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