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時不把人當「人」──事實上,我們常常不把人當「人」

文/尼可拉斯.艾普利 「我們對人類同胞最大的罪愆不是仇恨他們,而是對他們漠不在乎。那才是不人道的本質。」──蕭伯納 歷史上有一場你可能從來沒聽說過的驚人訴訟案。 一八七九年五月二日,龐卡族的印地安酋長「站熊」(Standing Bear),被迫在內布拉斯加州的法院裡,起身對滿座的旁聽群眾發言。 酋長…

我們時常自以為「會看人」,但或許我們都太高估自己了

文/尼可拉斯.艾普利 我們對人的第一印象總是形成得迅速又容易,因此對這樣的印象也就深具自信。我們看到一個人,只要五十毫秒的時間──比眨眼的時間還短──就足以對這個人的能力形成印象,這種瞬間判斷影響重大。 在一項實驗裡,政治人物若是在一瞥間看起來比競選對手能幹,贏得選舉的機率就比對方高出許多(約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