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紀坪 醫生的科別眾多,然而牙醫應該幾乎每個人都看過,因為就算牙齒再天生麗質,後天保養得再好,也免不了需定期清洗及檢查牙齒的健康狀況,但對不少人而言,看牙醫真的很可怕。 一次我到一家牙醫朋友開的診所看診時,半開玩笑的說:「看牙時,我們就像是俎上肉任你宰割,坐在受刑椅上,還要看著照下來的聖光,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好像上帝一樣?」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郭涵羚;作品提供/川貝母 從書桌開始神遊 採訪當天,川貝母帶來大大小小的的畫作、手稿與照片,面對這些素材,好像看到他畫畫的桌面,靈感題材正在蠢蠢欲動。我們把咖啡店的桌子併起來,才勉強夠將這些素材展開,大部分的原稿密度都很高,畫風精緻。 脫離文本,繪畫能往更深的精神層面駛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