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胤 其實說「菁英」,它的定義,在柳河國中才能成立,若跟都會區學校比,簡直牙籤比雞腿。但「菁英」這個詞,會讓好班學生尾椎翹起,傲慢得以為自己真的是菁英,好班的老師也是,以「名師」為榮或自我催眠,然後有的跨界進軍補習班,有的甚至投資開起補習班,當然,這都是「秘密」──一個所有人,連學生都知道而只有教育局不知道且流傳已久的「秘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