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吳惠瑜;文/王蘭芬 「我知道那不是飛蚊症,因為我長期近視,很清楚飛蚊症的感覺。但這固定黑點不同,是很清楚的一顆,感覺很怪,一整個早上都在眼前,不管瞥往哪個方向它都在。」 二OO七年五月中旬,吳惠瑜跟同在威盛工作的黃偉俊即將前往成都,與經銷商一起舉辦經銷商大會。黃偉俊負責產品,所以提早一週出發去布置場地。他走的第二天早上,吳惠瑜起床後發現自己視野裡有個很明確的大黑點。 完整文章
口述/吳惠瑜;文/王蘭芬 吳惠瑜回憶過往客戶之一的電腦公司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當時每次開車去位於桃園大溪的迪吉多要花一個半小時,但她從不嫌麻煩。第一次拜訪時,公司的最高主管卓火土感動地對她說,「妳是近三個月來第一個拜訪我們的外商公司業務。」交情在那一瞬間建立。 完整文章
口述/吳惠瑜;文/王蘭芬 同時是小學生也是小歌女的吳惠瑜,在大人與孩子世界裡來回過日子。有一次,八歲的吳惠瑜工作完回家,當著全家人的面問:「店裡的優子(當時的酒家女常取日本花名)說,昨天晚上她的客人像畜牲一樣,連做好幾次,為什麼客人會像畜牲?他看起來是人啊,不像畜牲。」 一段話說得爸媽跟哥姐全都尷尬地沉默了,她自己則天真無邪、毫無所感地大吃點心。 完整文章
文/ 王蘭芬 沒有人認識我的同學會 請問你知道王老師搬去哪裡了嗎? 坐高鐵回高雄,參加了一場沒有人認識我,我也不認識裡面任何一個人的同學會。 那是大社國中第十屆畢業生在畢業三十四年後,第一次舉辦的大型聚會,也是民國六十年該校創校以來,首次邀請當屆全體老師參加的同學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