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林巧棠 蔡瑞月的詩人丈夫形容她的舞姿像美麗的海燕: 假如我是一隻海燕 永遠也不會害怕 也不會憂愁 我愛在暴風雨中翱翔 剪破一個又一個巨浪 ──雷石榆〈假如我是一隻海燕〉 就像當年回到朝鮮的崔承喜一樣,在臺灣推廣舞蹈,真的需要面對狂風巨浪,還要有無畏的決心。 完整文章
文/梅森.柯瑞;譯/莊安祺 瑪莎.葛蘭姆 /Martha Graham, 1894-1991/ 葛蘭姆在1926年成立了自己的舞團,她把工作室設在紐約格林威治村,是當時知性和藝術活動的溫床。但葛蘭姆對鄰居的作為毫無興趣。她在自傳《血的記憶》(Bloody Memory)中寫道:「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工作室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