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費德瑞‧烏勒森 從沒有任何事情值得我費心記下。 瑣事不斷。時光匆匆。生老病死。縱使過往記述讓人得以回首檢視,然而曾經毫無意義的事物,仍不會因而變成美談。遲早有一天,這一切都會告終。而我知道,當泥土砸在我的棺蓋上時,不會有人想要知道我在三月的某個星期一做了些什麼。 沒有任何事情值得我費心將它記下。 只除了一件事以外。 我清楚知道,很快地,將不再有人能活著閱讀我的記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