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修瑞典語時,老師最感冒的,是同學對「政府」的濫用

文/吳媛媛 記得一次和一位剛在瑞典生完孩子的中國朋友聊天,她說生育過程還算順利,但是在產房裡沒見到幾次醫生,覺得心裡特別慌,如果是在中國,她可以給醫生紅包,讓醫生多來看看她,心裡也會安穩很多。 當然,給醫生包紅包在台灣也是時有耳聞,只是現在已經不再普遍。記得當初來瑞典求學,台灣家人也特別準備了高額禮…

從學語言開始觀察文化,從到異鄉開始反思家鄉──專訪《剛剛好,最完美!》作者謝夙霓

文/何宛芳 「我是第六年才開始學瑞典語⋯⋯之前是文盲!」謝夙霓說這話的時候,滿臉正經,完全沒流露出一絲玩笑的神情,這不但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境遇,反差更來自於她最近才剛與夥伴Fiona一起出了一本介紹瑞典生活與文化的書──《剛剛好,最完美!》。 不會瑞典語的人如何寫出這樣的一本書? 這段過往,有點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