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哲學家:具體上要從哪個部分開始比較好呢?當教育、指導和協助揭示了「自立」這個目標時,它的入口在哪裡呢?確實令人很苦惱吧?不過這其實有一個明確的準則。 年輕人:請說說看吧。 哲學家: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尊敬」。 年輕人:尊敬? 哲學家:是的。教育的入口,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年輕人:又是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所謂尊敬父母師長、尊敬上司的意思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