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為自己贖身也贖心

文/吳曉樂 二十歲上下,時時常感到孤獨,急著跟人產生聯繫,參加了幾場讀書會,也不乏頻繁的出遊,把自己給累得、糟蹋到最低處,成效不彰;轉而遁逃至圖書館,抱回一大落書,數本是陳雪的著作,若以吃食來比方,我猜想我的吃相必然很是狼狽,躺在床上,細大不捐地虎嚥,讀到後來,屢屢坐起身,笨拙地捏著脖子喉嚨,止緩體…

「我覺得妳不用想太多,他是約妳喝咖啡,不是向妳告白。」

文╱郭書瑄 在歐美社會,碰到有好感的對象時多半就會開口約對方出門,但熱情的約會邀請並不保證愛情的發生。 「所以,保羅是怎麼追到妳的?」 我和保羅開始交往不久之後,某天有個台灣友人這麼問我。 「追?」我一時竟然無法體會這個中文字的涵義,「呃,怎樣才叫追呢?我們是在他的生日派對時,彼此都有點感覺,隔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