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崔乘範;譯/龔苡瑄 當違背世俗的意志偏向少數與弱者時,這樣的意志至少在進步陣營中不該受到批評,因為提出黑人、身心障礙者、同性戀者、勞動人權時便是如此,但當男性捍衛女性人權時卻是例外,他們大聲喝斥:「那些傢伙這麼做是想贏得女性歡心。」雖然我不同意,不過好吧,如果研究女性主義就能獲得女性芳心,那跟著做怎麼樣?因為你們看起來很喜歡女生呢。 完整文章
為了抵抗社會的歧視和不合理要求,有些作家會強調女生要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不需要滿足不合理的社會期待,如果你想變成某個樣子,那是因為你喜歡自己是那個樣子,而不是因為各種社會壓力。 身為異男,我覺得同樣概念也適用於異男。 男生也應該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不需要依靠男子氣概、情場得意、炮友無數、亮麗伴侶這些「性別成就」來讓自己的生命有價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