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傅志遠 「你太過分了,居然搶我的刀!」一大早兩個住院醫師就在值班室裡吵了起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被罵的那人兩手一攤,似乎充滿無奈。 事情的導火線是前夜連續來了四臺緊急手術,但護理師卻沒有通知負責手術室值班的住院醫師,反而是另一位沒值班的住院醫師把四臺刀都給開完。值班的人以為整夜都沒事,一覺到天亮才驚覺自己錯過了四臺刀,這對正在累積手術經驗的住院醫師來說,當然不是好事。 完整文章
文/潘國靈 我在寫作的療養院中度過了若許年。 期間,認識了不少院友,有的在這裡已住上百年了,有些新加入進來,各自有不同或共通的理由進來。他們有些是在外頭迷路,走著走著就走進來,覺得可以待下去,就一直留守下來,在外邊世界,他們也許被列入「失蹤人口」而不自知,然而這裡不是警察帶著巡邏警犬可以搜索得到的地方。 這裡太過隱蔽,或者應該說,這裡的隱蔽性太過特殊,不是外邊世界所能輕易追蹤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