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我說出版業的「發行時代」已經結束,現在是「強力行銷的時代」;我覺得這個說法可能還太簡單,少了點深入的洞察力,對未來該怎麼做也沒有實質助益。我們需要更精準、更有解釋力,並且對未來也更有指引效果的描述框架。 剛好前兩天聯合報貼出了一則驚悚的出版崩壞消息,一下驚動了我臉書上的同溫層,大部分朋友的意見都停在驚惶、沮喪、政府在幹嘛……的層面上,很少有人討論出版社該怎麼辦的問題。 完整文章
任教於大學的朋友忽然敲我臉書,問:一本書印出來,到讀者的手上,這中間是有甚麼過程?真正困難的是甚麼呢? 朋友會這麼問,原因是他們學校的出版中心預備大張旗鼓出版一套文學叢書,要找他開會共商大計,但他的顧慮是通路在哪呢?出了書送不到讀者眼前不是變庫存嗎? 完整文章
臉書收到一位讀者發問: 我是一位馬來西亞的作者,在台灣自資出版了一本書,叫《盜賊‧演員‧進化人》。 這本書出版了兩個月,第一個月在金石堂通路上宣傳,第二個月在臉書與網站上宣傳,但畢竟自資出版,資金有限,目前已經沒有繼續用廣告宣傳了。 我想問的是,最近收到的讀者評語都不錯,這兩個月賣了約 38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