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富閔 總是害怕音樂課忘記帶直笛來,這樣就慘了,慶幸的是事情從來不曾發生過,可見它已是我的貼身物件,出門前都要反覆確認的。當年老師常說,直笛不如放在學校抽屜就好,他是提醒時常忘東忘西的學生。我心想也是。然而攜帶回家有時是為了練習、有時是為了打發時間,可能也是基於愛護私人用品的心態。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在我而言上面各種狀況都是考慮在內。直笛非常寶貝。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