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鴻彬 「他憑什麼?」在諮商室裡,孩子大聲嘶吼著。 我不確定,這個孩子口裡的「他」──他的父親,在一牆之隔的等待區,是否有聽到?假使有聽到,又作何感想? 拒學的對象,究竟是誰? 檯面上,他是精神科醫師照會、轉介過來,但在我眼裡,比較像是被父親「拎」過來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