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淑明 我會獨自飲酒,也獨自上烤肉店。 那是我和朋友去紐約旅行的時候,就像旅伴之間經常發生的情況,我們也因為雞毛蒜皮的小事而感到不耐煩。排了很久的隊伍,好不容易進了知名的餐廳,彼此也沉默不語。我們之間恍如有股必須弄溼腳踝才能跨越的淺淺溪水流動著。然後,朋友指著坐在隔壁的男人說: 「妳看他,努力想裝作不丟臉的樣子。」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A段班的女生。 這女生自信、穩重、不卑不亢,既沒有嘲諷我這個B段班的學生,也沒有驕傲自己在前段班的成就。有一段日子我們一起打球,一起交換了在不同段班,所看見的生命風景。 這段日子,我經驗到前所未有的經歷;我獲得關注、被允許說出自己的感覺,我可以真的是我自己,我不用怕被嘲笑、漠視,被視為應該遭放棄的敗類。 完整文章
文/程小珍 寂寞讓你更快樂,我寂寞寂寞就好, 學會了生活能享受寂寞,可能是寂寞它考倒了我…………。你呢?你會怎麼,用人生為寂寞寫成歌? 「文字是會復活的灰燼,只是要用生命燃燒。」閱樂書店店長、主持人蔡瑞珊引用主講人馬欣《當代寂寞考》裡頭句子作為開場。這樣的氛圍,在今晚雨滴聲搭配著的書沙龍-第三場文學與音樂,就顯得更有味道,以電影、音樂輪番交替著,這個雨天,好像便沒這麼濕冷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