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個界限分明的社會,孩子在沖繩所享有的自由卻超乎想像

文/趙綺芳 在我初到竹富島的那個月,島上要舉行一年一度的村民運動會,女兒的托兒所也要組親子隊參加趣味競賽。(……)上午的比賽節目告一段落,進入中餐與午休時間。大會司儀透過麥克風宣布的聲音一結束,眼看所有的島民各歸其所,回到他們各部落所屬的帳篷,就連托兒所的幼童及家長們,也都回到自己家人鄰居所屬的部落…

日本不是甜甜的,一本越讀越堅硬的「知日」之書

文/蘇碩斌 探索日本社會的書很多,取名《微物誌》的這本書,有何價值?雖然翻開就是牛奶糖、然後巧克力等等都是輕鬆的事物,可是這書以輕鬆開始、絕非以甜美結束。那麼讀進字裡行間會是什麼?我看到的關鍵,是文化社會學的角度。 所謂文化社會學,並不特指一種學術專科,而更是一種觀察生活習俗的眼力,可以更深、更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