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用宗教信仰的熱忱在宣傳維生素D,包括醫師

文/凱倫.希區考克;譯/劉思潔 去年夏天,我在住家附近的泳池游泳,當時接近正午,我知道應該上岸遮陽好保護皮膚,但是池水清涼而陽光暖和,覺得很舒服,我認為或許再補充一點維生素 D 就好了。我看到一位女士穿著全身式潛水衣,向泳池走過來,她還穿著襪子、帶著連指手套和面罩,臉部只露出一個小圓圈。她調整手套時…

對我而言,藥商的業代都是同一種模樣:利用我們的擔憂

文/凱倫.希區考克;譯/劉思潔 大半夜,我躺在床上睡不著,想著我實在應該當外科醫師的。如果哪裡有問題,就可以把它切除。不廢話,直接切得乾乾淨淨。我們內科醫師只會坐在那裡,試著用一堆藥物來保護身體器官。保護身體器官就像在承平時期當兵一樣,你在那裡廝混,在處方箋上塗塗寫寫,以自己的存在和一廂情願的想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