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年輕人:好吧,要從哪裡開始? 哲學家:我想想……假設你班上發生了暴力毆打事件吧。是因為一些小爭吵演變成拳腳相向的打架事件。你會如何處置這兩個人? 年輕人:如果是那種情況的話,我不會大聲斥責他們,反而會冷靜聽聽看雙方的說法。慢慢問他們「為什麼吵架?」或「為什麼打人?」之類的事。 哲學家:學生們會怎麼回答呢? 完整文章
文/岸見一郎、古賀史健 哲學家:具體上要從哪個部分開始比較好呢?當教育、指導和協助揭示了「自立」這個目標時,它的入口在哪裡呢?確實令人很苦惱吧?不過這其實有一個明確的準則。 年輕人:請說說看吧。 哲學家:答案只有一個,就是「尊敬」。 年輕人:尊敬? 哲學家:是的。教育的入口,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年輕人:又是一個令人意外的答案!也就是所謂尊敬父母師長、尊敬上司的意思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