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斯‧穆爾十七歲的獨生女遭人強暴並被殘忍地殺害,警方卻始終破不了案。自從他女兒的命案發生後,他和妻子從此活在痛苦的深淵。但他不甘心,他立誓要找出殘殺女兒的凶手。一年半後,他逮到一個機會,就是當從警方手上拿回女兒的遺物時,他能夠弄到凶手的 DNA。事實上,戴維斯‧穆爾本人就是位為不孕夫婦複製小孩為生的醫師。於是,他利用了凶手的 完整文章
文/正好 法律不等同於道德,法律不能回答我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法律只評判是否可以去做。 凱文·吉佛伊的《複製邪惡》,和奇幻皮政治骨的《被埋葬的記憶》一樣,其實是個科幻皮人性骨的故事。故事中的世界背景是一個已經允許合法生育複製人的美國,允許複製「已死之人」的基因,造福不孕與遺傳性疾病的夫妻,但仍有許多人因為宗教、道德、倫理上的原因,或溫和或激進地反對複製人的生育技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