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有太多軟弱放棄的藉口,所以我不能輕易放棄

文/林欣蓓 大部分的小女孩都和我有一樣的童年玩伴,那就是芭比娃娃,也是我小時候最喜歡的玩具。那時候我已經不能行走,所有能玩的玩具都是靜態的。我喜歡在芭比娃娃的金色長髮上把玩各樣的髮型,穿搭不同的洋裝和高跟鞋,並對著她說話。常常一說就是好幾個小時,也許我說話的天賦就是在那時候訓練出來的。 隨著年紀增長…

現代看起來毫無效率的「慢療」,重視復原遠勝於對抗

文/維多莉亞.史薇特;譯/洪慧芳 我看著她左腳上髒污的石膏,從其餘的檢查可以清楚看到,上次住院的復原成果都已消失。 接著,康妮協助泰莉向左轉身,我看見了她背上的開放性傷口,顯然,縣立醫院的病歷描述還不夠恐怖。 泰莉的褥瘡是我見過最糟的,非常大,又大又深,從背部中央一路開到尾骨,橫跨兩邊的坐骨。當然,…

瓊瑤:過去的點點滴滴,到如今都成追憶

文/瓊瑤 相遇一定是一種魔咒 「相遇一定是一種魔咒,讓我們注定相守」。這是我寫的歌詞,我和鑫濤在台北火車站相遇,16 年後才結為夫妻。這漫長的16 年,和後來39 年的夫妻生活,都只是這本書的背景。這本書,不是年輕人轟轟烈烈的戀愛,不是茶餘酒後的風花雪月,不是名人的八卦生活,是一對恩愛的老夫老妻,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