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良母是一種民族宗教

文/盧郁佳 一年前在 KTV 遇到作者陳玉梅。幽暗大包廂坐滿十多個同事朋友,螢幕迷艷光影投在每個人臉上身上變幻不定。 動力火車樂團 MV 中,兩個迷茫憂鬱的滄桑男子,披散長髮咬牙切齒彈著吉他,歌詞中有一種無奈的溫柔:男人得知被甩,同居女友要走還繼續撒嬌討拍,哭著不肯走。男人無怨無悔照顧她情緒,最後抱…

她說,寧願婚後離婚,也不要當個沒辦法結婚的女人

文/陳玉梅 一九四九年,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裡寫道:「謹防婚姻,謹防母職,謹防男人。不一定要避開他們,但是要小心。」如今聽在女人耳裡,仍如暮鼓晨鐘。 女人,長年來都得經歷同樣的困擾:當你成年,周遭人開始探問,有沒有男朋友?當你有了男朋友,周圍人又開始追問,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