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余奕德 「你就這麼想當原住民喔!整天跟他們混在一起。」 有一次,我媽用一種嘲笑的口吻對我說。 人生會突然出現這些──在我跟我的內在之間;我跟我的家人、朋友之間;我跟別人對自己的不解和質疑之間,因為族群身分認同相互拉扯而出現的衝突,現在回想起來也是滿辛苦的,但除了忍耐、安靜地做給他們看之外,也別無他法。畢竟,有誰會這麼笨,要走這條路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