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反送中運動的主要憂慮,是使中國抗爭學習香港,挑戰其政權穩定。

文/馬嶽 如果和二〇一四年佔領運動比較,政權當年的策略比較簡單也比較貫徹,習近平很早就定下「不流血、不讓步」的總策略,主要作法是消耗戰,政府對運動訴求不作回應但少有主動鎮壓,要令運動疲憊以至出現分裂,最後無疾而終。然而二〇一九年反抗運動的特殊性是沒有清楚架構及領導,劇目繁多而不斷轉換,沒有固定策略和…

就讓全世界繼續利用香港吧,有這樣的作用已經很好——專訪《我們的最後進化》作者阿木

文/愛麗絲 「坦白說,雨傘運動後期沒什麼可做的,只是每天都待在佔領區裡,你也知道終有一天是會被清場的。當時我們幾個大學同學去吃鍋,覺得記錄每天發生的事情挺好,也滿幸運找到出版社幫忙,」自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的阿木,曾當過一年記者,從自己與朋友的人脈裡,招攬幾位志同道合的媒體工作者組成「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