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外籍漁工間的階級,顯現在菸酒飲食上

文/李阿明 船上外籍漁工間的階級,顯現在些微細節上。 啟航前,菲籍二車當著同鄉面,驕傲地吃著大車給的食物——大車老婆體恤男人海上拚鬥,精心烹調的補品。大車小氣歸小氣,長期混跡海上,深知攏絡人心的必要。尤其車間事關全船動力和凍力,從海裡撈上甲板的漁獲戰果的保存全靠這兩力,稍有閃失甚至可能影響到市場魚價…

漁港人,都叫她「三百A」

該如何說她? 常看到她,二十幾歲左右,白白淨淨,背微駝的纖細身軀,揹個小背包,入夜後像鄰家女孩般,踽踽獨行於偌大港區。 夜晚,三個窮極無聊的爸爸桑,又溜班在素珠自助餐店裡飲酒鬼混。 我問阿壽:「常看到她,這麼晚了,獨自一個女生,不怕被強去喔。」 他露出詭異笑容不語。 一旁的 Jeff 喝了口酒,哈哈…

「拍船員不難,只要夠窮,夠老,夠髒,夠粗鄙」

文/蔡佳珊 他的名字叫李阿明,再平凡不過。印象中,到他這個年紀的攝影師,都已有了顯赫聲名。但李阿明卻像是橫空出世的新人,五十八歲的他最近推出一系列高雄漁港的外籍漁工攝影作品,瑰麗奇幻的色彩與張力極強的劇照感,迅速擄獲許多眼球。 「在此之前,我快二十年沒拿相機了。」李阿明開門見山道。其實他是資深攝影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