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蕾娜.歐迪許(Rana Awdish) 一天早上,一位住院醫師來我病房。他的白袍皺巴巴,還沾上原子筆汙漬。他一邊走進來,一邊把食物放進嘴裡,嚼啊嚼。 「嗨,我是移植團隊的人,」他自我介紹。我聞到一股像是洋蔥貝果的氣味。他伸出手,先在袍子上擦一擦,再伸向我。 完整文章
文/李清瑞(群星文化副總編輯) 記得小時候有一回,連續發燒幾天,鼻下的人中和上唇腫得很,在小診所查不出原因,折騰了好幾天,才到長庚去看診,又被內科轉到牙科,判斷是牙根深處發炎(那時醫師有說一個病名但我忘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