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慶玉 我家的然然哥哥在二月出生,在日本是接近零下的寒冬,對於從小生長在四季如春的台灣媽媽我來說,是一大挑戰。小嬰兒時被我包得一層又一層,圓滾滾的像球一樣,掉下去應該也不會痛。我出生在北海道的先生看到不敢直接說,就趁我不注意時,「來,把拔抱抱。」趁機脫掉一件衣服,不然就裝作若無其事地把小手套拿起來,或是不動聲色地幫然然脫掉一隻襪子。 完整文章
乍暖還寒似乎是春天的特色,零上六度的「高溫」只維持了一天,甚至還下起了雨來,沒想到隔天就驟降到零下十五度,並且下起了鵝毛大雪。如今泥濘再度被白雪取代,然後等待著下一次的融雪,降雪……大自然的規律循環。 在冬與春交接,時節遞嬗的此時,除了擔心弄得自己出門一趟,就沾染一身雪泥之外,「泥菩薩」還得多留意自己的腳底,否則下一個四腳朝天的人就會是自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