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慕姿 在必須察言觀色、溫柔體貼、在意和諧、情緒界限模糊的訓練下,不意外地,許多女性變得很善於取悅與順從。有些人會說這是「女性的武器」,但誠實地說,這不是武器,而是女性「生存的要件」。 有個女性朋友與我分享了一個經驗: 「小時候,我常常被大人說我臭臉、沒禮貌,但其實我只是沒有表情而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