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芳玉 2014 年,在淡水某個咖啡店,一個意味著優閒、運動的小確幸地點,在老夫婦及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店長間,竟發生一件超乎眾人想像的兇殺事件。 這則社會矚目案件的判決書,其中有一段記載:「我只希望要離開,我不懂,也許審判長無法理解女孩子的心情(原審卷)」。 女店長辯解殺人動機是為了離開與死者不倫關係的自由,而且犯罪情節是一場「計中計」,但這番辯解,並未被司法接受。 完整文章
聯經出版編輯部∕Readmoo電子書∕群星文化聯合訪問整理 關於《黑水》與那件命案有著關連。 我簡單說一下心境好了。自從那聳動案件發生,至今三年來,媒體提到被告,用的常是「蛇蠍女」。以「蛇蠍女」概括地標籤一個人,坦白說,我很不能夠接受。 完整文章
文/平路 存摺、來往明細,銀行職員的供詞,法庭上的拉鋸戰繞著一些細瑣的環節。 「是否有證據能力?」法官問道。 針對每一項提出的物證,法官重複同樣的問題。 法庭上攻防非常清楚,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認為,為了錢,以殘忍的手法殺死兩個人,叫做「見財起意」。最明顯的證據是,佳珍穿洪太外套去銀行開保險箱,代表有預謀,早在謀奪洪太的財產。 對方的律師主張,因財起殺機,被告罪無可赦,應該處以極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