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思書軒】看起來好正常的人生,或許與瘋癲距離並不遙遠

公視的《我們與惡的距離》是台灣近年⋯⋯哦不⋯⋯有史以來,最瘋狂的電視劇,沒有之一。劇中碰觸到許多過去電視劇完全不敢提及的話題,其中包括精神病患者的生活和權益。 在很多社會,精神病院的名稱或所在之地,常被用作羞辱人的代名詞。我小時候家裡住址的路名和我們那個城市精神病院所在小鎮的名字一樣,就在學校飽受同…

為什麼我們不選擇一些比較溫和的詞彙,而要使用比較刺耳的那個字彙,瘋癲呢?

文/史考爾(Andrew Scull) 瘋癲是個擾人的主題,我們至今仍被其神祕難解所困。我們認為自己所居住的世界,是由常識所構築而成,而發瘋之人則被隔絕在這個世界之外,處於一種失去理智的狀態[1];這種崩裂破碎的情緒騷動,緊緊地攫住了我們當中的一些人,永不放手。這是無數世紀以來,不管在哪一個文化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