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