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主人翁因模糊的內心火燄,不到20歲就離開祖國家郷,來到殖民地緬甸從事木材買賣。 天生鮮明的外表缺陷曾使他飽受欺凌,但某一天他起而反抗變得強大。 脆弱敏感的內在卻從未遠離他。在充斥著統治階層傲慢強橫虛矯的英國「白人老爺」世界裡,他不得不強自忍耐、虛以委蛇。 亦即,一如他不以為然的政治式操弄,實則,他也不敢誠實面對自我,操弄著內在隱藏的道德感喪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