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江湖上似乎共享一種奇妙的默契:想瞭解某個社會的閱讀風氣,就要搭捷運;閱讀風氣下降,首先怪手機。於是新聞鏡頭帶過一個又一個滑手機的人影、補習班老師與名嘴義憤填膺地細數在捷運上遇到幾個低頭族,各種報導不厭其煩的比較各國地鐵車廂內手機與書籍的現身比例,讓方才在大眾交通工具上滑開螢幕的讀者,感到手足無措的罪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