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漢娜.弗萊 我想先坦白一件事:我不是愛情專家,也沒上過任何心理學的課程,我自己的戀愛史跟大家差不多,充滿了酸甜苦辣,成敗得失都有。    不過,我是數學家,每天的工作就是負責分析與搞懂人類的行為模式。這份工作讓我逐漸意識到,世上的萬事萬物幾乎都可以用數學加以分析,就連愛情這樣神秘的事物也不例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