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攝影/黃婉婷 兩年前初讀《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是人生走到某個「坎站」的時候。 那是十一月,同儕陸續步入職場,展開新的人生體驗。錯過六月求職旺季的我,仍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徘徊,為圓記者夢,自主採訪寫作月餘,媒體面試機會卻杳無音訊,不由得懷疑起自己:這樣的堅持到底有沒有意義? 完整文章